贺兰山阙

@bykeer

滚钟口风景区
止步!
路边有一只小羊的骸骨,只有头颅和羊角还算完整
山中岩羊

滚钟口?一大早坐上滴滴时,师傅说不知道在哪里,也从没人打车去过那。其实我也不知道会是啥样…心里虽这么想着,嘴里却装着老道:跟着导航走就行,就贺兰山下,是个景点;今天天气好,过去爬爬山。

从东侧的老城区横穿银川市花了些时间。车子终于驶进旷野,再穿过高速公路和国道,贺兰山展现在眼前,路边的苹果树林挂着淡黄色小球。公路愈发狭窄,扎进一片森林,几乎没车,偶有几个骑行爱好者。这跟城里全不一样了啊,师傅说。公路之外,林带之中,两侧各有一条平行的小路。这倒是跑步的好地方,我想,如果下山晚了打不到车,是不是得要徒步穿出森林去国道上拦车,好几公里呢。算了,先别想这么多!

30元门票进入景点,前方耸立的石头疙瘩山上无数皲裂的碎石,如同西北老农沟壑纵深爬满皱纹的老脸。超过两三家早到的游客,我在一个小道观门口收拾好越野背包,戴上帽子围脖,拔出登山杖,摇身变成驴友,独自向着山野小径进发了。

抬头小山顶上,惊现一只山羊的剪影。仔细看,还真是活物。待爬上去却遍寻不着了——要在这土黄色山野间找到这灰褐色小兽,真是件难事!

小路通往一处山坳,乱石嶙峋的危崖下有个木亭,怕是景区内最偏僻角落了吧!沿着手机轨迹,继续右折上山,路边立着一块硕大的警示牌,“救援人员26小时徒步24公里施救,俩游客擅闯贺兰山自然保护区被罚”。正文写着,2021年3月6日,自治区公安厅森林公安局贺兰山分局马莲口派出所接到两名游客受伤被困警情后……最下面几行大字:严禁攀爬,禁止入内,违者后果自负。我笑了一笑,时间挺近的啊,可是这里并没人值守。迈开大步继续上行,突然一个声音从下面传来:别走,回来!都看见警示牌了,还往里闯!掉头一看,一个身着迷彩军装的保安正站在亭子旁朝我喊呢。

跑?念头一闪而过,但这不是我的风格。不让走啊,我应和着,心里万分疑惑,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牌子立着呢,你都看见了,还往里闯,当我们是干啥的?我转身慢腾腾下来,心想糟糕,如果进不了山中,变成滚钟口景区一日游,可成了笑话。向保安远远比划着,那到山后面怎么走啊?我手机上的轨迹就是从上面绕过去的?保安神色缓和了下来,粗着嗓门说,走山沟。

好吧,毕竟是条路,比原路折回强,只是刚才的200米拔升白做功了。从皱纹表面下切到沟壑谷底,逼压在上方头顶的,是座白塔,据我所知那是滚钟口览山的核心观景台。一条石板路折回景区入口方向,而完全干涸的沟壑中有野道痕迹,与手机上另一条进山轨迹重合。一只溜达觅食的山羊又出现了,不知是否就是刚才那个山头上的剪影。

那就溯溪而上。在巨石间攀爬,有些像刚进嵩山的崖谷。绕行到白塔后侧,又接上断头的景区小路。河谷中大石头下有个天然石龛,正好能蹲坐下一个人,这分明就是保安的岗哨,供着现世土地爷。还好没人。野道继续沿沟谷上行,有一张铁丝网拦着,仍然是警示牌,石头上涂着“止步”红字。我远远望着白塔旁影绰的人影,绕过铁丝网,摸索向前,一路上接连不断的鲜红色“止步”二字就像战线前沿的层层岗哨。终于,河谷开阔起来,那脱离了人工雕琢的野性空气!那充满未知和诱惑,最终朝我打开的山野之门!我在河谷中雀跃前行,回头却发现正在白塔毫无遮拦的视野中,心里一惊,赶忙侧身遁入河岸边小树林。

这才是正路,一条清晰明显的踪迹,贺兰山中千百年来不曾泯灭的踪迹,却被风景区和铁丝网生生截断了。路边有一只小羊的骸骨,只有头颅和羊角还算完整,腿骨脊椎散落一地。这么快就这么野啊,我喜欢!

山谷静渺无人,小路在河谷和坡岸穿插,灌丛中有时会惊起略显沉重的砰砰脚步声,我还在迟疑,又有身影掠过树隙,岩羊!三五七只,大小不等。我止步了,看着它们稍纵即逝的身影。继续前行,在河谷对岸,它们又出现了,有时隐藏于灌丛,有时又现身在草地,它们跟我同行呢!我停下来看着它们,它们也停下来看着我,又若无其事的踱开。我相机的广角镜头派不上用场,还好有摄影神器P30;可10倍放大的远摄视野中,哪能找到它们!放下手机,它们明明就在山坡上啊。终于定位到那块石头或是树丛,它们又慢慢走开了,这可真急坏我了!就这样,这群精灵陪我走出好远,直到它们步入了河岸边另一片山坡。

荒芜干涸的灌丛逐渐过渡成无边秋色
眼下是间杂着成片金黄色秋树的高山原始森林
山顶有个小敖包,即蒙式玛尼堆
我的去路,沿山脊前行,地势险要,断崖参差
层层渐矮的山头,衔接着下午更加明朗的沙土砾原

头顶山坡上又有了沉重脚步和窸窣声响,是劳作的山民?不,还是岩羊!它们受惊后都是朝上走的,与我同路,若即若离的保持着十来米距离,我能清晰看见它们硕大盘曲的角。对视的目光中,它们毫不惊慌,充满好奇,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它们才是这山野的主人。没多久,我已经完全熟悉它们的陪护了。这些山野的精灵,有的跃起穿过前方的小路,有的隐现于河谷对岸的草坡,又或是在头顶悬崖上漫步;在仲秋微凉的空气中,在这北方干燥寂寞的荒野中,这是怎样一段神仙般的路途啊!

山谷尽头,随着陡峭爬升,荒芜干涸的灌丛逐渐过渡成无边秋色,点缀在树林间那些屈指可数的黄金般的树,终于燃烧成成片成片金黄或火红色的海。阳光从树林间斜射下来,头顶也显现开蓝天,我终于确定这是个好天,——前面的天气预报,可一直都是寒潮降温、大风蓝色预警!

正午十二点,出发三小时后,我站上了贺兰山的第一道山脊,海拔2400余米,爬升超过一千米。身后一段赤红色的高崖,眼下是间杂着成片金黄色秋树的高山原始森林,山脚平原辽阔无际,在白茫茫的尘雾中蒙昧不清。早晨滴滴穿过的那片“森林”现在一览无余,原来只是更厚实一些的防风行道林带,蜿蜒在一片黄白色荒漠中,如同一暗绿色的长蛇。

下面怎么走?手机上两条轨迹,一条绕个小环折回风景区,另一条继续前伸,汇入穿越内蒙古南寺的长线,绕得更远。小环线明确可控,但心有不甘;长线轨迹飘忽抖动得厉害,行走时间已是六年以前。掐指一算,七点天黑,还有六个小时,这次装备齐全,还带有电筒,就走长线,当个越野跑吧。

后面的路程却非想象,只有零星印迹散落在黄土砾石和棘刺之间,几乎难以辨识。山势悬崖愈发陡峭,狭窄的山脊刃峰上,小路(如果算的话)宽不盈尺,凌厉破碎的岩层触目惊心,还好天气晴朗无风,我也没有严重的恐高症!山顶有个小敖包,即蒙式玛尼堆,上面堆架着一些粗大的枯木。另一侧稍微平缓些,延绵的贺兰山脉一览无余。贺兰山主峰,敖包疙瘩,直面相望,用长焦镜头拉近了看,山顶真有个小小的金字塔形的敖包。主峰下是条深切的宽谷,把贺兰山撕开了一个口子,甚至隐约可见翻越隘口的之字形山路印痕,这才是真正的贺兰山缺!另一侧我的去路,沿山脊前行,地势险要,断崖参差,过度风化的岩石支离破碎,层叠山峦中对不上轨迹,不知道有多远,在哪里才能汇入穿越南寺的隘口。

漫山石块和荆黎间那些小小的黄土是路也都不是路,要看它们的主体是人还是羊?手机中飘忽的轨迹跟脚下足迹相差毫厘却谬以千里,看似相距不远却往往间隔着峰脊和断崖,不知道他们当真走的那块还亦或是定位漂移。我这边偶尔能看见户外路标,甚至还有两三处黄色哈达,其实有的是返回时才发现,玩躲迷藏的游戏。这样摸索着攀过两处山脊,羊道把我带到一处石崖绝壁上。似乎有路可以上攀,但我不想冒这个险了。手机上的轨迹在下面数十米,没入灌丛和树林中,不知所终。这个速度清晰的表明,没法继续走长线了。眼下平缓的坡谷上似乎有野路印迹,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直接下切,最终还是决定原路折返,因为下探过程也颇为艰难,虽然平缓些,但我实在分辨不清这是人走的路,还是岩羊小径!冥冥脑海中始终有另一个故事,演绎着新闻中那些误入悬崖进退不由的悲剧。是智慧,是天启,是运气,还是退缩,选择都在一念之间,谁知道呢,人生不能重启,航迹没法遍历。

回到主峰敖包,再次穿过刃峰时胆战心惊,当初我真是这样上来的?上山容易下山难,哪怕这上下坡度也就相差十度吧,感受迥异。靠在崖坡上自拍一张,正好一只苍鹰从眼前掠过。七八十度的陡崖直冲山下,树林,层层渐矮的山头,衔接着下午更加明朗的沙土砾原。断崖前突然没路了,核对手机才发现又走错了。这“路”真不好找,若不是靠着现代化伙计,太容易迷失了!

回到小环轨迹上,土路平整,部分路基有石块堆砌的明显痕迹。小路折向山下时,习惯性对比确认轨迹,又是一惊,小环早已在前面分离了!可我并没注意到任何岔路啊。我实在不相信此路不通,那就继续走吧……下行之路迂回曲折,委实太烂,无数砾石乱堆在一起,堪比高海拔雪山上的乱石坡,全程如此,幸好我穿着硬底登山鞋,走着仍嫌硌脚!极速下坠的山道,滑坡一路相伴,有时又惊觉小路彻底消失了,咋办?此时折回路程可就长了……却最终发现路只是掉了个头,哎,这乱石路和乱石坡,几乎让人分不清!看着四周愈发陡峭的峡谷,山上的树林草坡化身为极速俯冲的陡峭石崖,暗自庆幸自己终究没走那条直接下切的不归路。

山谷仍然不时可见岩羊尸骨,干燥洁白的头颅和骨骸,还带着些皮毛连着腿骨的蹄子,这一路可比狼塔所见多了太多。如果狼塔那条河滩宽谷叫狼餐厅,那这儿无数林草丰茂的沟壑可都是风味狼餐馆。这条路最终汇入到了南寺穿越线上,也是两条溪谷交汇口,树干上的五色经幡昭示着此乃交通要道。我这次带了饮用水过滤器,张诺娅徒步北美推荐的款式,好使,连同背负的两瓶脉动,终于实现了户外饮用水自由。

山谷出口是一条宽阔的砾石冲积滩,没有一点水,可我知道,水都在谷底沙石下潜流着呢。路还是那么难走,除非你能找到河岸上的砂土小径,但它们常常被冲断,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对岸。山谷隘口两边山坡上有残破的筑土楼台,我现在几乎肯定(后来看过了博物馆和水洞沟遗址),那是古长城烽火台,有些后悔没爬上去看看。谷口路边有个摄像头,走过时没料到它真能工作,警示音突然响起:您已进入山林,注意防火,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进入保护区。除了风景区那个保安,这一路我真没遇见人啊!

山谷不时可见岩羊尸骨,这一路可比狼塔所见多了太多
山谷隘口两边山坡上的古长城烽火台
折回滚钟口的小路在一片草原中穿行

折回滚钟口的小路在一片草原中穿行,这里靠近山脚,枯黄的茫茫草原却连接着天边。独自行走在薄暮的旷野中,视野和心胸都如同大地一般宽广,这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回到了独骑内蒙的青春时光!

回城的公交早没了,滴滴高德打车无果,问人当地土话听不太懂,大意只能搭私家车。问了一个带小孩的中年人,您是回银川吗,搭个车方不方便?不方便,他直接拒绝。天色渐黑,又试着找到一对带着两孩准备离开的夫妇,他们爽快让我上了车,妈妈跟姐姐坐前排,我和抱着弟弟的爸爸坐在后面。其实我们都不太擅长言谈,远离背包旅行已久,对这种接触方式都生疏了,但最终还是找到共同话题。怀远路市场,宁大夜市,你们一定要去。那里挨着宁大,还可以看美女,她们穿得可少。现在冷了没啥人吧,爸爸插话。宁阳大厦地下市场,多着呢,妈妈说,那些艳货(?),她说的一个什么词不记得了,地下商场跟地面夜市一样,我们本地人去得多,夜市都是游客……厚炒酸奶……什么,酸奶还能炒?……老木瓜的羊脖子,牛筋水饺……银川夜市都用蓖麻油(?),绝对没问题,政府经常检查;再说北方人脾气火爆,店家也不管乱来。上半年还有个新闻,有人吃了夜市不对劲,去把摊子掀了。吴忠的早茶拉面可好吃,我们经常上午开车四五十公里过去品尝。银川的旅馆都很好,因为人少,做得不好人家就不去了。生活嘛,就是图个舒适。看得出来他们对生活挺满意。因为我们是回族,比较讲究吃,去哪儿玩首先都要找好吃的地方,清洁,味道好。

这是我来到银川的第二天,似乎很快对这个荒漠中的绿洲小城熟识了。城中颇多单行道,很多绿底大字招牌的饭店商铺,大概是清真的意思吧。共享单车点很多,却几乎没见着真正的单车,都是电动车。消费不高,水果店里堆满了橘子、柿子、火红的石榴,玫瑰葡萄。七元钱点一碗拉面,会送你一个茶叶蛋,还可以免费要一碗牛肉汤。只有景点贵,似乎还停留在揽钱创收的阶段,如果你不买上两三百元的通票,那就等着在里面一次次掏钱通关吧。但再精巧打造的景点,在我看来,跟苍茫广袤的贺兰山相比,都不足十一。一些好玩的地方并不收钱,宁夏博物馆,城中的滨水绿道和湿地公园,早晨跑步的好地方。西夏王陵是个例外。漫步在远山斜阳之下,会重温起追寻缅甸佛塔的感觉,但旅游开发跟那边相比还差得远。

听说我住在南门附近,夫妇觉得奇怪,干嘛不住新城区,人多热闹,老城中人们都往新城中搬呢。打的过去也不少钱,我们一般都坐BRT,时间上差不多,只要一元。为了让我对繁华的宁大夜市有个直观感受,他们还特地在略显拥塞的外围街道兜了一圈,然后把我放在BRT车站,没收一分钱,还倒给了我一元乘车费!

于是我也尝试了一把BRT。除了快速巴士,还有其他公交线路也在此停靠,票却是进站时就买了,直接上车。这倒是个快捷又新奇的体验。结论大概是:银川所有公交通票一元。

这一天终于该结束了,初涉贺兰山下,多么充实的一天。或者如同这一天的朋友圈所言,这也是人品爆棚的一天!

 

 

记于2021年10月7日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骑行华东屋脊
[2013.10.12]
骑行华东屋脊
小记搁船尖
[2009.6.8]
小记搁船尖
走进天堂寨
[1999.10.5]
走进天堂寨
九华后山的穿越
华山月夜行
[1997.8.14]
华山月夜行
雪国蓥华
[2017.1.7]
雪国蓥华
翻越牯牛降的散记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178)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1



评论与留言(贺兰山阙)


传说中的沙发,虚位以待……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