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微尘

@bykeer

翘首以盼的春节长假快了,兄弟姐妹们都开始为薄薄的车票奔劳。那些五湖四海的地名让临座的cz30829双眼发光,我那本93年的老地图被他捧在手里百看不厌,乐此不疲。一天突然提到三门峡……三门峡?我不知道什么地方,没去过,好像在陕西东部吧。然而拿起地图辨认良久,我呆了。我骑车就是打那里走的呀,取道209国道,从三门峡北渡黄河进入山西,才刚过半年时间呢。


一条渚清沙白的小河,在看惯了黄白色
山川的干涸双眼里漾出一道明波

从十堰出来,在陨县告别老王后,景色变化很大。山岭依旧,可那些暗绿色灌丛下面分明是鱼鳞一般栉密琐碎的黑褐色石头,铸铁似的浇筑在山上。一些小片田地给这件铁衣撕开了缺口,碎石垒筑的层层堤坝供奉着单薄的黄土,触目惊心。中午来到一个小山村,推车走过泥泞的土路和暗仄的门廊,坐在饭店厨房里吃蛋炒饭。房间宽敞但是阴暗,不过感觉亲切。一个身材健壮脸膛黝黑的姑娘穿着布衣,问我为什么不喝点酒?下午还要赶路,我说,喝了酒困。没事阿,楼上有床,上去歇歇再走,姑娘说。午后不多时就告别湖北进入河南了。

一条渚清沙白的小河,在看惯了黄白色山川的干涸双眼里漾出一道明波。现在对照地图,才知道这是丹江。晚上住在西簧,别说洗澡了,自来水供应都成问题。回忆里夜色小镇的街巷,房子的砖瓦和面馆的招牌,还有守着老店的人,满是尘土的味道。


大段大段的路面堆满了金色的麦杆

总能看到一两条蜿蜒或者笔直的小河,清澈
见底,泛着浅蓝天光,让画面变得有神

西簧、西坪、瓦窑沟是我最拿不准的一段,因为所有的公路地图上都没有它们的里程标注,于是被我凭空幻想成深山险谷的蜀道。其实是一条蛮好的二车道柏油路,穿行在安宁和美的乡村。大段大段的路面堆满了金色的麦杆,远望如同醇厚流淌的阳光。山逐渐开始起伏多姿,田园也一改昨日的暗黄与干涸,绿得很漂亮。总能看到一两条蜿蜒或者笔直的小河,清澈见底,泛着浅蓝天光,让画面神采飞扬。

西坪有三五公里与312国道重叠。那是西安到上海的交通干线,宽敞气派,车水马龙。显然,我更喜欢这条两车道柏油路,无论是尘灰的小镇还是秀美的原野,都带着与山野乡村相得益彰的宁静气质。

伏牛山的余脉,已经属于三门峡地界了。山中间不时能看见围着玉米秆盖着黑色塑料布的大棚,是栽培香菇用的。那些泥墙灰瓦的土房子,敦实的身姿就象健壮的村姑。瓦铺得很密,檐角微微有些上翘,带着丝微灵动的美。清清涧溪在山中蜿蜒,滋润出好一片蓊蓊郁郁的绿来。

总是与一些很有意思的标语不期而遇。公路通,百业兴,致富莫忘交通厅。国家在,邮政在,你的存款永远在。就连语言都跟那些土屋与村庄般朴实,弥漫着淡淡的尘土味道。


层叠而上曲线妙曼的麦地重奏婉转

红土地上铺展开长着神奇树丛的华贵绒毯

在一匹山岭后面视野变得开阔。天边逶迤而来的高耸群山到眼前变成了整块整块的巨石,零星点缀着松木。看似荒野的山地,放车下去却是人烟稠密的集镇。人群市井是实在的,而行走在人群市井中的骡车在回忆中似是而非。

长江黄河的分水岭,上升到1200米的海拔却没料想有个隧道,辜负了我翻越巅峰的雄心。山那边的路旁树立着不少“封山禁牧”的牌子,并且实实在在的拉着铁丝网,把整个山都围了起来。山间点缀的麦田真好看,层叠而上曲线妙曼的麦地重奏婉转,红土地上铺展开长着神奇树丛的华贵绒毯。


斜光点亮麦田,一头黄牛悠悠走过石滩

河上有桥,三五木排交错着伸向对岸

如此缺水的地方还老是看见河,无一例外的明净清澈。斜光点亮麦田,一头黄牛悠悠走过石滩。河上有桥,粼粼波光中三五木排交错着伸向对岸。

来到卢氏县时后轮外胎的口子已是小洞不补,大洞尺五了。没有地方更换,我只好找修摩托的师傅勉强补了一下,然后前后带对换,差强人意。这里距离海南出发已过3400公里,第一次把单车骑成这个样子。后来看到环华骑行的纪录片里,黄老师在阿里高原穿针引线补外胎,令人叹为观止。

卢氏出来是一座蛮荒的大山,地图上标着崤山。二十多公里爬升到海拔1100来米,再穿过一条1810米长的隧道后下坡,人烟逐渐兴旺。土地上整齐划一的白色地膜中种植着烟叶,农舍庭院边还有很多烤烟用的土房子,和以前途中看到的侗族小房子很像,只不过墙全是泥糊的。麦田刚刚开始变黄,农民们赶着黄牛用石轱辘辗平场地,准备打麦子。

放车下山,扑面而来的山岭色彩斑斓,让人眼花缭乱。藏青色的是草地,橙黄色或淡绿的是麦田,红色是土壤,深绿色是树,亮丽的间白花布是烟草的地膜,所有色彩错落有致的描绘出我们祖国的锦绣河山。

三四十公里平缓下坡一直放到灵宝。群山复归蛮荒,人烟寥落。终于看到了那条传说中的标语: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我们祖国的锦绣河山

灵宝下去就是三门峡了,209国道与310国道并行。多好的公路!风驰电掣的豪华巴士竟有些让我不习惯。平滑的白色柏油路水一般流过杨树林,苹果树林,葡萄园,麦地,和那些花枝招展的锦葵。但是,我想,老是这样走下去,一定会,很没趣的。

我的确是经过了三门峡市的,现在三门峡已经在我脑海中复活。外围在修路,尘土飞扬。在这么大的市区里找住宿多麻烦啊,我于是直奔大桥而去。

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不到长城非好汉。桥下泛着丝丝白沫的静水就是近来颇受瞩目的三门峡水库,据说因为水质恶化,守着水库买水吃已经成了三门峡市的一道景观。水库建成40多年,淤积数百亿吨泥沙,直接导致渭河变成悬河,下游解决的水患变本加厉的在上游重现。失去奔腾的河流还是河流吗?去翻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上的西部水资源开发计划,金沙江、岷江、雅砻江、大渡河上层层叠叠的枷锁,还有哪里在吹嘘自己是最后的香格里拉?

桥那边就是平陆,因为那六十一个阶级兄弟而尽人皆知的城市,地属山西。我单车短短三天掠过的河南,要不是被人提起,也许将淡忘在流光中。现在回想起的豫西,有点灰尘的味道,有点质朴的感觉,朦胧而美丽。

2004.5.30~6.1

记于2005.1.30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黄河南岸
[2004.5.30~6.1]
黄河南岸
山西的记忆
[2005.2.18]
山西的记忆
2004年的神农架
龙江走云
[2004.12.31]
龙江走云
行走内蒙
[2004.11.14]
行走内蒙
吉林纪事
[2004.11.28]
吉林纪事
陕西点滴
[2005.3.22]
陕西点滴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907)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0



评论与留言(河南微尘)

[沙发] 发表人:拉萨阳光[RE]
来自: 河南(221.218.40.234)
发表时间:2005-11-15 14:52:07
[Homepage][Email]
ha 写的不错.就我个人观点,风景的描述我想象不出.更喜欢具体的路线和周边的介绍.最好没有个人议论
bykeer:[RE]
文章有纪实和写意的区别,本网站的游记较偏向于后者,个人喜好差别了,呵呵

[2楼] 发表人:梅丽伟[RE]
来自: 山东(61.150.107.72)
发表时间:2013-04-24 21:19:17
[Homepage][Email]
那个姑娘想 留你,bykeer,楼上有床,哈哈,好熟悉的三门峡,卢氏,中条山,运城,临猗,壶口瀑布。。。 你应该还走韩城了,这些地方我都走过,不过是坐车,出差,自然是另外一番心情。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