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华山 (2022-03-19 17:43:07 )

云华山,西接赵公山东脉,东衔岷江紫坪铺,同前两周探寻的蒲虹路山地一样,也属于“我家一小时野跑圈”,与二峨眉分居于岷江东西岸两侧。
不同于两年前印象深刻中桃红柳绿缓坡舒展的赵公山北麓,云华山上行颇为陡峭。油菜花、竹林、落叶林、杂木灌丛,植被变换分明。高处山脊有大片灿若云霞的野樱花树,远远望去如同菲薄斑斓的云。细屑难辨的野樱花云岚般漂浮在杂木残枝之上,发出白亮的光,比仲春山野的阳光更加耀眼。脚下土褐色野径,在多日连晴的春天中不再像夏日那样潮湿泥泞,铺满了细碎的樱花花瓣,那平凡而安静的美!躬身钻进蓑竹灌丛,豁然开朗的山顶上是一个滑翔伞运动场;就如同上周的白云庵一样,跑山者历尽艰辛攀到山顶,才发现平整开阔的滑翔伞场地早在那里等着他们。
山顶山王庙,几个红红绿绿的神仙端坐在沐风栉雨的棚板小庙中。岷江南岸的香火似乎比另一侧兴盛很多,你看,云华山、赵公山、青城山,一脉相承的几个山头,道家、佛家、山王、土地绵绵不绝,蔚为气象。
翻过山后遇到些麻烦:越野背包外的巧克力不知道啥时候抖掉了,补给全无。运动相机的外套也掉了,应该是下行路跑时吧,有些累了,不想回头去找,好在返程从小路插上公路后竟捡到了,赫然就躺在路边。一瓶脉动快喝完了,山这边全无商店,虽有山泉应急,过滤器却没带,失误。发现这一切的同时,一件最不可能的事也发生了:表带居然脱落……虽然装上并不费劲,可这?
疲惫,饥渴,幸好村组尽头有一户农家乐,很热闹,后来我明白了,他们是邀请了亲戚朋友准备聚会烧烤,尽管这些亲戚们似乎相互不太熟识。找农家帮忙下了一碗面条。满血复活。就又感觉和春天的山,山里的人们一样幸福!
农家乐似乎新开张,还有着兴致勃勃的新鲜劲儿,在沿途路边溪头挂着吸引游人的指示牌。后山一处清幽木房,小路边一块牌子上红字写着“近百岁婆婆的爱情故事”:
“婆婆看上爷爷的人品。爷爷很穷,但是勤劳,善良。爷爷的爸爸给他介绍更好的女孩,他都一一推脱。因为爷爷发过誓,非你不娶。婚后婆婆把所有的家务事全包了,带孩子、喂猪、鸡、做饭,每天给干完农活的爷爷洗脚,把最好的留给爷爷吃,她说自己吃过了。他们的故事还很多。爷爷过世后,就近埋在山上。婆婆非常痛苦,表示我死后就和丈夫埋在一起。
“现在婆婆身体非常好,没有三高。胃口好,每天依旧干劳动比较重的农活。性格好。婆婆经常说:我爱我的丈夫,我爱我的儿孙,我爱这里的山山水水,我爱中国。
落款是“2021年12月,土记者”。
返程翻山走了一段错路,明明树林间还有青苔石板,山坡却越来越陡峭,小路也越发渺茫,最终消失在荆棘莽荒之中。放弃现成轨迹只靠卫星地图的方向牵引,总有些那么不靠谱。正道在山间迂折穿行,忽大忽小,杳无人迹的林间坡地上突然又出现一所民居,是这边山间典型的木板平房,带着小小的院坝,洁净,清爽,院头的木材,房门外并排的竹椅带着平凡安静的生活气息,却看不见人。门前的对联,日舜天尧,笔迹苍劲,全不似前面农家乐的土招牌。对联外侧两张纸符,分别写着灵官堂、三官堂,走进门口才发现屋里陈列的都是先人遗照,并非道家神像。我不知道这建筑是民宅?道观?祠堂?可这平静肃穆的气氛仿佛带着神意,感染到我了。
也不知道近百岁婆婆的丈夫埋在哪儿,但她、他、还有他们的魂分明都融入了这片土地。上周末的事了。在喧闹繁杂的城市一隅,我敲着这些文字,回想起这些平淡从容的山,和山里安静生息的人们,心里感到一丝慰藉。


posted by Mozilla/5.0 (Windows NT 10.0; Win64; x64) AppleWebKit/537.36 (KHTML, like Gecko) Chrome/98.0.4758.102 Safari/537.36

分类(HAUNT)  浏览(1059)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链接异常或无法留言,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或通过右上角菜单“在浏览器中打开”)

评论与留言(20220319.云华山)
姓名
来自
悄悄话
  

«2022 - 3»
MonTueWedThuFriSatSun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